<big id="7hnx1"></big>

<big id="7hnx1"><menuitem id="7hnx1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<big id="7hnx1"><menuitem id="7hnx1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<meter id="7hnx1"><menuitem id="7hnx1"><output id="7hnx1"></output></menuitem></meter>

      <big id="7hnx1"><meter id="7hnx1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<meter id="7hnx1"></meter>
        職工藝苑
        【散文】我小時候過年是這樣的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2-01 文章來源: 編輯: 瀏覽:

         

        莫言在《故鄉過年》一文中提到,他們家的春節是這樣過的:女人們帶著女孩子在家包餃子,男人們帶著男孩子去給祖先上墳。那時候,不但沒有電視,連電都沒有,吃過晚飯就睡覺。睡到三星正晌時,被母親悄悄地叫起來。起來穿上新衣,感覺到特別神秘,特別寒冷。

        我小時候過年可比他熱鬧多了。一放寒假,父親就會把我和弟弟送回農村老家。年前的大集上,爺爺總會在集市里認真挑選他認為最漂亮的頭花,送給我和堂妹。那個時候帶上頭花能美好多天,白天我們挽著手在村里“招搖”,晚上睡覺的時候都不舍得摘下來。

        從小年開始,每一天都有活動安排。二十三糖果粘、二十四掃房子……

        最重要的要數除夕守歲了。奶奶這天是家里的總指揮,她會先列好年夜飯的菜單。然后爸爸媽媽、叔叔嬸嬸們,殺雞的殺雞、剁肉的剁肉,在奶奶的指揮下,有說有笑地從早忙到晚。原本寒冷蕭瑟的冬日小院里,連空氣里都彌漫著熱氣騰騰甜蜜的味道。

        大人們在做飯,孩子們則聚成一團。算上堂弟堂妹,我一共有七個弟弟妹妹。大家在一起有趣的事情,一口氣是說不完的。做什么都是成群結隊,烏拉拉一大串。放個煙花,玩個牌,爭著從零食里挑自己喜歡的。當然,也會有小摩擦,你踩臟了我的新鞋子,我的煙花燒到他的新衣服……脾氣好的不過撅個嘴,表達一下不開心;氣性大一點的,就要哇哇哭著去告狀了。

        這天,我們最喜歡吃的還是奶奶做的“糖盤子”。爆大米花、炒花生、熬糖稀,奶奶總能恰到好處地掌握火候,讓媽媽和嬸嬸們望塵莫及。當前期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做好,奶奶把大米花和花生倒入糖稀里,不停地攪拌,直到糖稀包裹住每一粒大米和花生。然后趁著熱乎勁兒,倒在案板上,用搟面杖軋緊軋實。這時,旁邊的我們早已流著口水,“摩拳擦掌”搶著吃第一塊。一口咬下去,米香和糖完美結合在一起,再加上被發揮到淋漓盡致的花生香,那種香脆味真是讓人難以忘懷。

        “呵呵,慢點吃,別噎著。”奶奶則在一旁慈祥的看著我們。

        晚上八點,當春節聯歡晚會開始的時候,重頭戲年夜飯也開始了。大人們一桌,孩子們一桌。即使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這一晚的菜式,也是全年最好吃最豐盛的了。全家人圍坐在餐桌前,媳婦們也被“要求”喝一點酒,大家邊吃,邊聊著一年的趣事,空氣中充滿著歡笑聲和魚、肉香,那是最令人懷念的人間煙火……

        初一清晨被大人從被窩里拽起來,穿上新衣服,揣上“壓腰錢”,戴上紅頭花。吃過餃子,拜年開始了。大人們先給爺爺奶奶磕頭,一邊磕頭一邊大聲的“報告”:給爹磕頭,給娘磕頭。然后輪到小輩們磕,先給爺爺奶奶磕,再給叔叔嬸嬸們磕。我和堂妹因為是女孩子,不用磕頭拜年,只站在旁邊偷偷的笑。這邊自家的“儀式”還沒舉行完,那邊村里的老少爺們、親朋好友就來了。大老遠就能聽見,“大爺,大娘,過年好”,排著長長的隊伍,話音不落就開始磕頭。“俺大叔在家吧,不在就給他磕這兒了。”奶奶抓起一把糖或花生,忙著往孩子們的口袋里塞,“不用磕了,趕緊來吃糖。”叔叔嬸嬸們也開始收拾一番出門,各自一隊給村里的其他親戚長輩們拜年。

        現在想來,小時候過年,空氣里始終洋溢著歡樂的氣氛,連孩子間的爭吵都變得有滋有味。

        喜歡清晨被鞭炮聲吵醒,喜歡夜里看煙花修飾整個村莊,喜歡看集市上熙攘著笑開了花的人群,那些記憶,歷久彌新。我決定,今年過年我要把小時候那些儀式感的事情做個遍!

        (郁琳)